首  頁 瀘中概況 機構設置 學校榮譽 法律法規 網上閱卷 群眾工作 新生登記 留言本

干部作風整頓學習資料-目前的任務和形勢

發布時間:2007-03-03 10:09:51  共訪問:2157次


目前的任務和形勢

鄧小平
 
    (一九八○年一月十六日)


    同志們,元旦我在政協講了大概一刻鐘的話,胡耀邦同志和其他的同志要我向更多的同志談一談,作為對大家一年工作的希望。現在在我們黨內和人民當中,也確實有一些問題需要得到解答。當然,今天的講話不可能什么問題都談到,有些問題也不一定能談得很好。既然大家希望講一講,我就講一講。

    我想講三個部分。第一部分,講一講八十年代我們要做的三件大事和我們進入八十年代的形勢,主要是講國內形勢。第二部分,講一講實現四個現代化必須解決的四個問題,或者說必須具備的四個前提。第三部分,講一講堅持黨的領導,改善黨的領導。

    第一部分,講講我們在八十年代要做的三件大事和進入八十年代的國內形勢。

    先從我們八十年代究竟主要要做些什么事說起。八十年代我們要做的主要是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在國際事務中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全世界都估計到,八十年代是個危險的年代。反對霸權主義這個任務,每天都擺在我們的議事日程上。八十年代的開端就不好,發生了阿富汗事件,還有伊朗問題,更不用說早一點的越南問題、中東問題。這樣的問題以后還會很多。總之,反對霸權主義的斗爭,始終是作為一項嚴重的任務擺到我們國家和全國人民的日程上面就是了。

    第二件事,是臺灣歸回祖國,實現祖國統一。我們要力爭八十年代達到這個目標,即使中間還有這樣那樣的曲折,也始終是擺在我們日程上面的一個重大問題。

    第三件事,要加緊經濟建設,就是加緊四個現代化建設。四個現代化,集中起來講就是經濟建設。國防建設,沒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不行。科學技術主要是為經濟建設服務的。

    三件事的核心是現代化建設。這是我們解決國際問題、國內問題的最主要的條件。一切決定于我們自己的事情干得好不好。我們在國際事務中起的作用的大小,要看我們自己經濟建設成就的大小。如果我們國家發展了,更加興旺發達了,我們在國際事務中的作用就會大。現在我們在國際事務中起的作用并不小,但是,如果我們的物質基礎、物質力量強大起來,起的作用就會更大。臺灣歸回祖國、祖國統一的實現,歸根到底還是要我們把自己的事情搞好。我們政治上和經濟制度上比臺灣優越,經濟發展上也要比臺灣有一定程度的優越,沒有這一點不行。四個現代化搞好了,經濟發展了,我們實現統一的力量就不同了。所以,在國際事務中反對霸權主義,臺灣歸回祖國、實現祖國統一,歸根到底,都要求我們的經濟建設搞好。當然,其他許多事情都要搞好,但是主要是必須把經濟建設搞好。

    今天是一九八○年一月十六日,進入八十年代十六天了。八十年代無論對于國際國內,都是十分重要的年代。國際上很難預料會發生什么問題,但是,可以說是非常動蕩、充滿危機的年代。當然,我們有信心,如果反霸權主義斗爭搞得好,可以延緩戰爭的爆發,爭取更長一點時間的和平。這是可能的,我們也正是這樣努力的。不僅世界人民,我們自己也確確實實需要一個和平的環境。所以,我們的對外政策,就本國來說,是要尋求一個和平的環境來實現四個現代化。這不是假話,是真話。這不僅是符合中國人民的利益,也是符合世界人民利益的一件大事。

    我們要在本世紀實現四個現代化,從今年元旦起,只有二十年,就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如果四個現代化不在八十年代做出決定性的成績,那它就等于遭到了挫折。所以,對于我們的建設事業說來,八十年代是很重要的,是決定性的。這個十年把基礎搞好了,加上下一個十年,在今后二十年內實現中國式的四個現代化,就可靠,就真正有希望。二十年,時間看起來長,一晃就過去了。所以,我們從八十年代的第一年開始,就必須一天也不耽誤,專心致志地、聚精會神地搞四個現代化建設。搞四個現代化建設這個總任務,我們是定下來了,決不允許再分散精力。

    進入八十年代,我們國內的形勢怎么樣呢?我們的目標提出來了,任務提出來了,需要把我們的形勢觀察一下,估計一下。有些群眾,有些黨員,甚至有些干部,對于我們粉碎“四人幫”以后,究竟做了多少事情,不大清楚。他們感到進度太慢,不滿足;因為不滿足,就對我們所制定的政治路線能不能實現,四個現代化能不能實現,覺得把握不大。當然,對現在我們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和組織路線抱有敵視態度的人還有,我不講那些人的問題。我想主要針對一些覺得我們的前途還不夠明朗,心里還不夠踏實的同志,講一些意見。

    應該說,我們的形勢是很有利的。這里首先要看到,打倒“四人幫”以后三年零兩個月,特別是三中全會以后一年多來,全國形勢發展非常快,超過了全黨的預料。粉碎“四人幫”以后三年的前兩年,做了很多工作,沒有那兩年的準備,三中全會明確地確立我們黨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是不可能的。所以,前兩年是為三中全會做了準備。三中全會不但解決了文化大革命十年的問題,也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二十多年的問題。大家可以回顧一下,經過這三年的工作,我們黨的狀況是不是發生了根本的轉變,領導班子是不是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思想路線是不是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不是說所有的問題統統解決了,但是發生了一個根本的轉變,這是最重要的事實。問題當然還很多,都要解決,現在也正在逐步地解決,以后還要繼續解決。總之,決不能懷疑這種根本轉變。三年來撥亂反正,做了大量工作,成績是非常巨大的,估計不足是錯誤的。

    我們現在從政治方面、經濟方面、外交方面來回顧一下我們做的主要工作。

    我們說,政治狀況發生了根本轉變,有些什么根據呢?首先,我們清查了“四人幫”,在全國范圍內展開了對“四人幫”幫派體系和他們的罪行的清算,基本上整頓了全國各級組織的領導班子。這是我們三年來取得各項成就的政治保證。其次,國內和黨內的民主生活,已經開始走上了軌道。民主制度一年比一年健全,民主生活一年比一年擴大。盡管許多重要問題還要深入研究,還要努力興利除弊,但要看到主流,看到實質。在建國以來的二十九年中,我們連一個刑法都沒有,過去反反復復搞了多少次,三十幾稿,但是畢竟沒有拿出來。現在刑法和刑事訴訟法都通過和公布了,開始實行了。全國人民都看到了嚴格實行社會主義法制的希望。這不是一件小事情啊!第三,這三年內,特別是最近一年,中央和全國各地都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錯案。已經得到平反的,據不完全的統計,總數已經有二百九十萬人。沒有立案審查而得到平反的,比這個數字還要大得多。我們平反了天安門事件,平反了包括彭德懷、張聞天、陶鑄、薄一波、彭真、習仲勛、王任重、黃克誠、楊尚昆、陸定一、周揚等同志在內的一大批同志的冤假錯案,并且不久就要為劉少奇同志恢復名譽。我們還改正了一九五七年一大批被錯劃為右派分子的案件。這里我要順便說一說,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是必要的,沒有錯。同志們可以回想一下,一九五七年的問題是個什么問題呢?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我們用八年時間基本上完成了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進入社會主義。這個時候出來一股思潮,它的核心是反對社會主義,反對黨的領導。有些人是殺氣騰騰的啊!當時不反擊這種思潮是不行的。問題出在哪里呢?問題是隨著運動的發展,擴大化了,打擊面寬了,打擊的分量也太重。大批的人確實處理得不適當,太重,他們多年受了委屈,不能為人民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這不但是他們個人的損失,也是整個國家的損失。所以,給右派分子全部摘掉帽子,改正對其中大多數人的處理,并給他們分配適當的工作,就是一件很必要的、重大的政治措施。但是不能由此得出結論,說一九五七年不存在反對社會主義的思潮,或者對這種思潮不應該反擊。總之,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本身沒有錯,問題是擴大化了。第四,我們摘掉了知識分子“臭老九”的帽子,摘掉了全國絕大多數地主、富農、資本家的帽子。這不是全國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情嗎?第五,我們基本上總結了文化大革命和三十年的經驗教訓,恢復了黨的第八次代表大會的名譽和傳統。葉劍英同志代表黨中央發表的國慶講話,不單是帶有總結文化大革命的意義,實際上總結了、或者說基本上總結了建國以來三十年的經驗教訓。大概我們的黨史就要根據這個調子來寫了,太細恐怕也不妥當。我們不是說解決過去的問題要粗一點,不要太細嗎?今后也還是要掌握這個分寸。評價人物和歷史,都要提倡全面的科學的觀點,防止片面性和感情用事,這才符合馬克思主義,也才符合全國人民的利益和愿望。可能年內我們還要對若干歷史問題作出正式的決議。第六,在這三年的時間辦,我們對毛澤東思想作出了正確的解釋,恢復了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這是大家知道的。我們通過實踐是檢驗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確立了我們黨的思想路線,或者說恢復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思想路線。因為這樣,毛澤東同志多年提倡的正確區別和處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的方針、“雙百”方針、“三不主義”,也得到了認真的正確的實行。第七,我們的教育、科學、文化工作,開始走上了正軌。第八,我們的公安、檢察、司法工作,民族工作,統一戰線工作,工人、青年、婦女工作,以及其他許多工作,都開始走上了正軌。我并沒有舉全,就舉這么一些事情。這么多的問題,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得到解決,確實不容易,在三年以前是難于想象的。解決了這些問題,我們的黨和國家就改變了面貌,政治局面就轉入了安定團結、生動活潑。這樣我們才能夠轉移工作著重點,安下心來集中力量搞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否則就根本不可能。事實證明,我們三年來在政治方面確是做了大量的緊張的工作,取得了偉大的成績。

    在經濟方面,三年中也有不小的成績。我們經常說,我們的經濟工作受到林彪、“四人幫”的十年干擾破壞,而且這十年以前也存在著許多混亂。經過三年的努力,恢復到現在的狀況,這是一個重大的成績。過去二十多年,工作重心一直沒有認真轉到經濟建設方面來,經濟工作中積累的問題很多。現在有人議論、責怪我們過去的經濟工作。好多事情我們過去沒有經驗,已經取得的好經驗也沒有條理化、制度化,還有很多問題始終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期間,林彪、“四人幫”的十年橫行,把一切都搞亂了。因此,說句公道話,我們過去的經濟工作沒有搞好,首先不能責怪經濟部門,除了林彪、“四人幫”的破壞以外,責任首先在中央。當然,經濟部門的工作也有缺點,應該總結經驗教訓。現在大家都要著重向前看,提出積極的建議,不要埋怨、責備。這三年中,我們要看到,一方面,從上到下,在經濟部門擔負各級領導工作的同志,做了大量的工作。另一方面,有不少同志過去靠邊站,一靠邊就是好多年,對情況的了解中斷了,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來還不久,就是原來在崗位上的同志,也面臨新的問題,一下子還不熟悉,摸不透,對于國內外的情況不很了解,工作中有這樣那樣的缺點是難免的。只要大家都虛心研究新情況、新問題,工作就會不斷改進。

    經過兩年多的工作以后,我們對國民經濟提出了調整、改革、整頓、提高的八字方針。這個八字方針不是偶然提出的,是總結了過去的經驗,分析了當前的情況,為了今后的工作發展得更好、更快而提出的。今天看得越來越清楚,提出這個八字方針是完全必要,完全正確的。

    三中全會在農村工作方面,作出了兩個決議,規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決定提高糧食和其他農產品的價格。三中全會以后,提了職工工資,開辟了相當規模的多種多樣的就業門路,去年一年就安排了社會待業人員七百萬人以上,今年還要繼續安排。同時,加強了輕紡工業,縮短了基本建設戰線,實行了企業自主權的試點。財政體制在逐步改變,其他體制也決定了逐步改變的試行辦法。我們要解決的問題還很多,今后還要繼續調整,還要繼續改革。但是應該說,我們在經濟方面,這三年,特別是近一年來,成績是巨大的。我們看看農村。我們這個國家的特點,現在還是百分之八十的人在農村。現在全國絕大部分農村面貌一新,農民心情相當舒暢。這不是我們黨的政策、國家的政策在發生作用嗎?城市方面的情況比較復雜,特別是物價方面有些混亂,但是大多數工廠企業的生產秩序有了很大的進步,人民生活由于工資調整、就業增加、住房增加,也開始逐步有所改善。以上這些,都是我們做了大量工作的結果。

    我們在發展經濟方面,正在尋求一條合乎中國實際的,能夠快一點、省一點的道路,其中包括擴大企業自主權和民主管理,發展專業化和協作,在計劃經濟指導下發揮市場調節的輔助作用,先進技術和中等技術相結合,合理地利用外國資金、外國技術等等。我們付了學費,也吃了一些虧,但是重要的是,我們正在積累本領,而且已經開始取得效果。現在需要總結經驗,搞快一點、好一點,需要制訂經濟體制改革的原則,需要制訂長遠規劃。這些都是大事,我們不能急躁,也不能耽誤時間。中央希望經濟戰線上做實際工作和做理論工作的同志,和衷共濟,通力協作,取長補短,調查研究,反復討論,少說空話,年內共同拿出幾個切實可行的方案來,拿出一個長遠規劃來,提給中央。

    就外交方面來說,這三年期間,我們實現了中美建交,締結了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對日美兩國進行了國事訪問;華國鋒同志訪問了朝鮮、羅馬尼亞、南斯拉夫,訪問了歐洲四國;李先念同志和我訪問了亞洲、非洲一些國家;還有大量各種級別的外事訪問,去了五大洲的幾十個國家。我們的副總理差不多都出去過,副委員長好多都出去過。這三年,特別是去年一年,我們外事出訪空前多,外國領導人員來訪也幾乎每月不斷。這些活動,奠定了我國外交上的新格局,使我們實現四個現代化有了比較好的國際條件,在反對霸權主義的斗爭中也擴大了陣容。我們同第三世界國家的合作繼續增強。對越自衛反擊戰,在軍事上、政治上都得到了勝利,不僅對于穩定東南亞局勢,而且對于國際反霸斗爭,已經起了重大的作用,將來還會起作用。

    我從政治、經濟、外交方面,大致談了這三年、特別是三中全會以后的一年,我們做了一些什么工作。應該看到我們的成績。應該看到,我們用了三年的時間,在各個領域,在國內的政治和經濟方面,在國際事務方面,為進入八十年代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總之,我們進入八十年代的形勢是好的。我們從各個方面準備了勝利前進的陣地。我們是滿懷信心進入八十年代的。對于國內的形勢和四個現代化的前途抱懷疑態度,是完全錯誤、沒有根據的。當然,因為林彪、“四人幫”十年橫行,一部分群眾受害中毒,也因為我們所進行的教育不夠,他們對許多情況不了解,以至有些人一時對黨和社會主義有某些失望情緒,是可以理解的。我們應該有耐心、有信心,逐步去改變他們的精神狀態。但是我們的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必須有充分的覺悟,在根本問題上毫不動搖。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去團結、教育全黨和全國人民,使大家都充滿信心地進入八十年代。

    第二部分,講講實現四個現代化所必須解決的四個問題,或者說必須具備的四個前提。

    這個講法是在政協提出來的,大家覺得這樣講法還可以。這四個問題是:第一,要有一條堅定不移的、貫徹始終的政治路線;第二,要有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第三,要有一股艱苦奮斗的創業精神;第四,要有一支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具有專業知識和能力的干部隊伍。當然,這四條不能包括一切,但是它大體概括了我們主要應該做些什么事,指出了當前努力的方向。

    第一,要有一條堅定不移的、貫徹始終的政治路線。

    這條路線我們已經制定出來了。葉劍英同志的國慶講話,這樣表述我們的這個總任務,或者叫總路線:團結全國各族人民,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同心同德,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沒現代化的社會主義強國。這是第一次比較完整地表述了我們現在的總路線。這就是當前最大的政治。總路線還不是最大的政治?這是一個長期的任務。如果發生大規模戰爭,要打仗,只好停一停了。除了發生這種情況,我們一定要按照這條路線專心致志地、始終如一地干下去。近三十年來,經過幾次波折,始終沒有把我們的工作著重點轉到社會主義建設這方面來,所以,社會主義優越性發揮得太少,社會生產力的發展不快、不穩、不協調,人民的生活沒有得到多大的改善。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更使我們吃了很大的苦頭,造成很大的災難。現在要橫下心來,除了爆發大規模戰爭外,就要始終如一地、貫徹始終地搞這件事,一切圍繞著這件事,不受任何干擾。就是爆發大規模戰爭,打仗以后也要繼續干,或者重新干。我們全黨全民要把這個雄心壯志牢固地樹立起來,扭著不放,“頑固”一點,毫不動搖。如果過去沒有“左”的干擾,沒有一九五八年的波折,尤其是沒有文化大革命,不要說象我們現在這樣吸收世界先進經驗,不要說好多的雄心壯志,只要老老實實按部就班地干,我們的工農業生產和科學、教育一定有了很大發展,人民的生活一定有了較大的改善。拿鋼來說,平平穩穩地發展,起碼也可以生產五千萬噸到六千萬噸,而且合用。我們現在有很好的國際條件,全黨同志、全國人民真正做到同心同德,堅決地按照中央制定的政治路線走下去,可以充滿信心地說,我們是很有希望的。

    為了建設現代化的社會主義強國,任務很多,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各種任務之間又有相互依存的關系,如象經濟與教育、科學,經濟與政治、法律等等,都有相互依存的關系,不能顧此失彼。我們過去長期搞計劃,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沒有安排好各種比例關系。農業和工業比例失調,農林牧副漁之間和輕重工業之間比例失調,煤電油運和其他工業比例失調,“骨頭”和“肉”(就是工業和住宅建設、交通市政建設、商業服務業建設等)比例失調,積累和消費比例失調。今年的計劃好了一些,但要根本扭轉這種狀況,還要經過很大努力。除了這些比例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比例,就是經濟發展和教育、科學、文化、衛生發展的比例失調,教科文衛的費用太少,不成比例。甚至有些第三世界的國家,在這方面也比我們重視得多。印度在教育方面花的錢就比我們多。象埃及這祥的國家,人口只有四千萬,按人口平均計算,他們在教育方面花的錢,也比我們多幾倍。總之,我們非要大力增加教科文衛的費用不可。今年因為財政困難,只能首先照顧到重點,但是,從明年、至遲從后年開始,無論如何要逐年加重這方面,否則現代化就化不了。現代化建設的任務是多方面的,各個方面需要綜合平衡,不能單打一。但是說到最后,還是要把經濟建設當作中心。離開了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就有喪失物質基礎的危險。其他一切任務都要服從這個中心,圍繞這個中心,決不能干擾它,沖擊它。過去二十多年,我們在這方面的教訓太沉痛了。

    現在,特別是在青年當中,有人懷疑社會主義制度,說什么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這種思想一定要大力糾正。社會主義制度并不等于建設社會主義的具體做法。蘇聯搞社會主義,從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算起,已經六十三年了。但是,怎么搞社會主義,它也吹不起牛皮。我們確實還缺乏經驗,也許現在我們才認真地探索一條比較好的道路。但不管怎么樣,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已經得到了證明,不過還要證明得更多更好更有力。我們一定要、也一定能拿今后的大量事實來證明,社會主義制度優于資本主義制度。這要表現在許多方面,但首先要表現在經濟發展的速度和效果方面。沒有這一條,再吹牛也沒有用。要取得這樣的成果,就必須堅定不移地、毫不動搖地始終貫徹執行我們的政治路線。

    第二,要有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

    沒有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就不能安下心來搞建設。過去二十多年的經驗證明了這一點。去年一年的經驗也證明了這一點。現在我們有了、或者說基本上有了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來之不易,現在還很不鞏固,還有來自不同方面的不安定因素。在各個崗位上工作的同志,一定要共同負起責任,維護、保障和發展這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

    要安定團結,也要生動活潑。生動活潑也來之不易,但它是隨著安定團結發展起來的。在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下,這兩者是統一的,從根本上說,它們沒有矛盾,也不應該有矛盾。如果在某些時候、某些問題上生動活潑和安定團結竟然發生了矛盾怎么辦?那就一定要在不妨礙安定團結的條件下實現生動活潑。現在,我們有些同志在這個問題上思想有點混亂,好象把我們吃過的苦頭忘記了。我們過去在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以后,仍然搞這個運動、那個運動,一次運動耽誤多少事情,傷害多少人。發揮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歸根到底是要大幅度發展社會生產力,逐步改善、提高人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如果沒有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一切都不可能,連生動活潑也不可能。

    現在有一些社會思潮,特別是一些年輕人中的思潮,需要認真注意。例如去年“西單墻”的許多東西,能叫它生動活潑?如果讓它漫無限制地搞下去,會出現什么事情?世界上的例子有的是,中國的例子也有的是。不要以為這樣搞就不會出亂子,可以掉以輕心。少數人可以破壞我們的大事業。所以生動活潑和安定團結如果發生矛盾,只有在不妨礙安定團結的條件下實現生動活潑,才能讓大家有秩序地前進。文化大革命的經驗已經證明,動亂不能前進,只能后退,要有秩序才能前進。在我國目前的情況下,可以說,沒有安定團結,就沒有一切,包括民主、“雙百”方針等等,統統談不上。過去我們已經吃了十來年的苦頭,再亂,人民吃不消,人民也不答應。反之,我們在社會主義安定團結的基礎上,就一定能夠有計劃、有步驟地實現可能實現的一切,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的要求。

    我們已經說過,現在還有不安定的因素。“四人幫”組織上和思想上的殘余還存在。我們不能低估這些殘余的能量,否則就要犯錯誤。派性分子還存在。新生的打砸搶分子也有的是。還有各種流氓集團、刑事犯罪分子。還有同外國勢力和臺灣特務機關聯系進行地下活動的反革命分子。還有公然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領導的所謂“民主派”,以及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對這些人也不能低估他們。他們那個旗幟是相當鮮明的。盡管有時也說擁護毛主席,擁護共產黨,實質上是要反對共產黨的領導,反對社會主義。這批人,其真實思想就是認為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大陸不如臺灣。當然,他們也并不了解什么是資本主義,臺灣的真情實況如何,不少人是誤入歧途的,需要教育挽救。但是對這些所謂“民主派”的總的傾向和真正目的是什么,一定要認識清楚,不要天真。還有破壞社會秩序的無政府主義分子和極端個人主義分子等等。這些都是不安定的因素。盡管這幾種人的性質不同,但是在一定的情況下,他們完全可以糾合在一起,成為一股破壞勢力,可以造成不小的動亂和損失。這種情況去年就發生過,今后還可能發生。有人說,剝削階級作為階級消滅了,怎么還會有階級斗爭?現在我們看到,這兩方面都是客觀事實。目前我們同各種反革命分子、嚴重破壞分子、嚴重犯罪分子、嚴重犯罪集團的斗爭,雖然不都是階級斗爭,但是包含階級斗爭。當然,我們必須堅決劃清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的界限,對于絕大多數破壞社會秩序的人應該采取教育的辦法,凡能教育的都要教育,但是不能教育或教育無效的時候,就應該對各種罪犯堅決采取法律措施,不能手軟。現在還有少數地方、少數同志對這些人手軟。一部分地方對這些入采取措施很不得力,下不了手。容忍這些人,容忍這些“四人幫”殘余、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人民對我們很不滿意。我們最近采取了一些措施,對犯罪分子打擊了一下,但還只是初步收效,還要對各種犯罪分子繼續堅決打擊,努力保障和鞏固健全的、安定的社會秩序。我們要學會使用和用好法律武器。對違法犯罪分子手軟,只能危害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危害現代化建設的大局。

    共產黨員,黨的干部,尤其是高級干部,在這場反對各種犯罪分子的斗爭中必須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絕不允許宣傳什么包括反革命分子在內的言論出版自由、集會結社自由;絕不允許任何人背著黨同這些人發生聯系。這里所說的,是指對他們抱同情態度的那種聯系,至于有的同志是為做他們的工作才去發生的聯系,當然不在此列。對他們抱同情態度的那種聯系,的確是有的。舉例說,有些秘密刊物印得那么漂亮,哪兒來的紙?哪個印刷廠印的?他們那些人總沒有印刷廠吧。印這些東西的印刷廠里邊有沒有共產黨員?支持那些人活動的有一些就是共產黨員,甚至于還是不小的干部。對這些黨員要講清楚,他們的立場是非常錯誤、非常危險的,如果不立即徹底改正,就必須受到黨的紀律處分。總之,在對反革命分子、破壞分子和各種犯罪分子作斗爭的問題上,各級黨組織直到每個支部的態度都要十分堅定,不能有任何游移不定、含糊不清的表現。

    也許有人會說,這是不是又在“收”了?在這樣的問題上,我們從來就沒有“放”,當然也談不上“收”。什么時候我們說過要容忍反革命分子和各種破壞分子的活動?什么時候我們說過要取消無產階級專政?老實說,對于這樣一些活動,現在應該從重處理,不是從輕,亂得太不象話了。國家不管是不行的。對這類分子的法律措施要從嚴,從嚴了才可以教育過來一批青年。要講法制,真正使人人懂得法律,使越來越多的人不僅不犯法,而且能積極維護法律。現在我們嚴肅處理這樣一批人,不但對絕大多數犯罪分子是一種教育,對全黨、全國人民也是一種教育。我們要在全國堅決實行這樣一些原則:有法必依,違法必究,執法必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真正要鞏固安定團結,主要地當然還是要依靠積極的、根本的措施,還是要依靠發展經濟、發展教育,同時也要依靠完備法制。經濟搞好了,教育搞好了,同時法制完備起來,司法工作完善起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障整個社會有秩序地前進。但是法制要在執行中間逐步完備起來,不能等。現在這樣一大批犯罪分子不嚴肅處理,那還說什么法制?對于各種破壞安定團結的人,都要分別情況,嚴肅對待。

    為了實現安定固結,宣傳、教育、理論、文藝部門的同志們,要從各方面來共同努力。毫無疑問,這些方面的工作搞好了,可以在保障、維護和發展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方面起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如果出了大的偏差,也可以助長不安定因素的發展。我們希望報刊上對安定團結的必要性進行更多的思想理論上的解釋,這就是說,要大力宣傳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宣傳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正確性,宣傳黨的領導、黨和人民群眾團結一致的威力,宣傳社會主義中國的巨大成就和無限前途,宣傳為社會主義中國的前途而奮斗是當代青年的最崇高的使命和榮譽。總之,要使我們黨的報刊成為全國安定團結的思想上的中心。報刊、廣播,電視都要把促進安定團結,提高青年的社會主義覺悟,作為自己的一項經常性的、基本的任務。報刊、廣播、電視三年來都有很大的成績,總的來說是好的,但是也有不足之處。在這些部門工作的同志,也需要經常傾聽來自各方面的不同意見,分析和改進自己的工作。文藝界剛開了文代會,我們講,對寫什么,怎么寫,不要橫加干涉,這就加重了文藝工作者的責任和對自已工作的要求。我們堅持“雙百”方針和“三不主義”,不繼續提文藝從屬于政治這樣的口號,因為這個口號容易成為對文藝橫加干涉的理論根據,長期的實踐證明它對文藝的發展利少害多。但是,這當然不是說文藝可以脫離政治。文藝是不可能脫離政治的。任何進步的、革命的文藝工作者都不能不考慮作品的社會影響,不能不考慮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黨的利益。培養社會主義新人就是政治。社會主義新人當然要努力去實現人民的利益,捍衛社會主義祖國的榮譽,為社會主義祖國的前途而英勇獻身。文藝工作對人民特別是青年的思想傾向有很大影響,對社會的安定團結有很大影響。我們衷心地希望,文藝界所有的同志,以及從事教育、新聞、理論工作和其他意識形態工作的同志,都經常地、自覺地以大局為重,為提高人民和青年的社會主義覺悟奮斗不懈。

    要求安定團結,是不是會妨礙百花齊放呢?不會。我們要永遠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但是,這不是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可以不利于安定團結的大局。如果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可以不顧安定團結,那就是對于這個方針的誤解和濫用。我們實行的是社會主義民主,不是資本主義民主。所以,我們堅持安定團結,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同堅持“雙百”方針,是完全一致的。有人說,三中全會是放,四項基本原則是收。這完全是歪曲。共產黨員決不能夠容忍這種歪曲,而且必須堅決反對這種歪曲。四項基本原則首先要求堅持社會主義,難道我們能夠不堅持社會主義嗎?不堅持社會主義,還有什么安定團結,還有什么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三中全會就要求安定團結,就要求在安定團結的基礎上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這是全國人民的最大利益。“雙百”方針當然要為這個最大利益服務,而決不能反對這個最大利益。

    我們堅持發展民主和法制,這是我們黨的堅定不移的方針。但是實現民主和法制,同實現四個現代化一樣,不能用“大躍進”的做法,不能用“大鳴大放”的做法。就是說,一定要有步驟,有領導。否則,只能助長動亂,只能妨礙四個現代化,也只能妨礙民主和法制。“四大”,即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這是載在憲法上的。現在把歷史的經驗總結一下,不能不承認,這個“四大”的做法,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從來沒有產生積極的作用。應該讓群眾有充分的權利和機會,表達他們對領導的負責的批評和積極的建議,但是“大鳴大放”這些做法顯然不適宜于達到這個目的。因此,完法有關“四大”的條文,根據長期實踐,根據大多數干部和群眾的意見,黨中央準備提請人大常委會和全國人大審議,把它取消。

    第三,要有一股艱苦奮斗的創業精神。

    中國搞四個現代化,要老老實實地艱苦創業。我們窮,底子薄,教育、科學、文化都落后,這就決定了我們還要有一個艱苦奮斗的過程。過去,一些比較小的工資很低的國家和地區,由于有些發達的大國為了自己的利益在資金、技術等方面支持了它們,它們的廉價產品在一定時期的國際市場上也比較容易鉆空子。資本家把高額利潤分一點給這些地方的勞動者,勞動者的生活就顯得改善很快了。中國這樣的社會主義大國,不可能走“捷徑”。我們要利用外國的資金和技術,也要大力發展對外貿易,但是必然要以自力更生為主。林彪、“四人幫”提倡什么窮社會主義、窮過渡、窮革命,我們反對那些荒謬反動的觀點。但是,我們也反對現在要在中國實現所謂福利國家的觀點,因為這不可能。我們只能在發展生產的基礎上逐步改善生活。發展生產,而不改善生活,是不對的;同樣,不發展生產,要改善生活,也是不對的,而且是不可能的。

    我們提倡按勞分配,對有特別貢獻的個人和單位給予精神獎勵和物質獎勵;也提倡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方由于多勞多得,先富裕起來。這是堅定不移的。但是也要看到一種傾向,就是有的人、有的單位只顧多得,不但不照顧左鄰右舍,甚至不顧及整個國家的利益和紀律。比如去年我們疏忽了一點,出了一股濫發獎金風,獎金一項發了約五十億。其中大部分是發得對的,也有相當部分發得不對,不是小數。有些生產、利潤都沒有完成計劃的單位也發了獎。有些商品亂漲價,也與一些企業追求多得獎金有關。好多地方工人的實際工資成倍地增長,就是由于濫發獎金長上去的。另一方面,好多行業得不到獎金,特別是教育、科學研究機構、政府機關和軍隊,這就造成不合理的苦樂不均,造成新的社會問題。如果去年少發二十億獎金,今年大家的日子要好過得多,基本建設的好多項目就可以不下馬。這股濫發獎金風,“改善”了少數人的生活,但是增加了全國人民很多的困難。順便說,我們提高農產品收購價格的措施是非常正確的,確實起了刺激農業生產的巨大作用,但是如果進一步總結經驗,也許分兩步走,對財政物價的影晌要小一點。在我們的工作中,今后還可能出現類似的問題。因此,必須再一次向干部和群眾進行教育,我們是個窮國、大國,一定要艱苦創業。逐步改善人民的生活,提高人民的收入,必須建立在發展生產的基礎上。多勞多得,也要照顧整個國家和左鄰右舍。解決這類問題,步子一定要穩,要對群眾很好地進行引導,千萬不能不負責任地許愿鼓動。比如最近有個簡報,講到北京一個電視機廠,去年年產九英寸黑白電視機二萬臺,平均日產五十多臺;后來搞了一條日本的十二英寸黑白電視機生產線,設計能力日產六百臺,現在已經日產四百多臺。因此人們就議論要多得獎金。如果按照它的勞動生產率的增長倍數來發獎金,那個獎金就發不起。當家作主的勞動人民,不能不給國家創造更多的利潤,增加國家的財政收入,來用之于其他方面,用之于擴大再生產,用之于基本建設,進一步加快我們發展經濟的速度。多勞應該多得,但是必須照顧整個社會。就這個廠的例子說,只是一條生產線,在本廠也要考慮別的車間。這樣的現實問題,越來越多地擺在我們面前,是任何人都不能不考慮的。

    我們對于艱苦創業,要有清醒的認識。中國這樣的底子,人口這樣多,耕地這樣少,勞動生產率、財政收支、外貿進出口都不可能一下子大幅度提高,國民收入的增長速度不可能很快。所以,我在跟外國人談話的時候就說,我們的四個現代化是中國式的。前不久一位外賓同我會談,他問,你們那個四個現代化究竟意味著什么?我跟他講,到本世紀末,爭取國民生產總值每人平均達到一千美金,算個小康水平。這個回答當然不準確,但也不是隨意說的。現在我們只有二百幾十元美金,如果達到一千元,就要增加三倍。新加坡、香港都是三千多。我們達到那樣的水平不容易,因為地廣人多,條件很不一樣。但是應該說,如果我們的生產總值真正達到每人平均一千美金,那我們的日子比他們要好過得多,比他們兩千美金的還要好過。因為我們這里沒有剝削階級,沒有剝削制度,國民總收入完全用之于整個社會,相當大一部分直接分配給人民。他們那里貧富懸殊很大,大多數財富是在資本家手上。

    我們要經常記住,我們國家大,人口多,底子薄,只有長期奮斗才能趕上發達國家的水平。例如煤產量,一九七八年,美國商品煤五億九千九百多萬噸,蘇聯原煤七億二千四百萬噸。我們去年的原煤也達到六億三千多萬噸,似乎不算少。但是,按每人平均占有量計算,我們就少多了。又如鋼,日本差不多一個人一噸鋼,美國和蘇聯是兩個人一噸鋼。現在歐洲的許多國家,比如法國、英國、西德,大體上也是兩個人一噸鋼。如果我們要達到兩個人一噸鋼,到本世紀末,就算只有十二億至十三億人口,也要六億噸鋼。這不可能,也不必要。如果我們達到一億或兩億噸鋼,那我們也是十二個人或六個人一噸鋼。總之,我們擁有各種有利條件,一定能夠趕上世界上的先進國家;但是也要認識到,為了縮短和消除兩三個世紀至少一個多世紀所造成的差距,必須下長期奮斗的決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們不能不提倡和實行艱苦創業。

    艱苦創業,首先要我們黨員、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帶頭。我們不是反對特殊化嗎?這是一場嚴肅的斗爭。特殊化不只是部分高級干部,各級都有,各個部門都有。總之,我們一些干部成了老爺就是了。我們的黨員、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一定要努力恢復延安的光榮傳統,努力學習周恩來等同志的榜樣,在艱苦創業方面起模范作用。中央已經作了一些規定,今后還要作更多更嚴的規定。對于違反中央規定的黨員干部,一定要進行認真的教育,教育無效的就要實行組織措施以至紀律處分。

    反對特殊化只是艱苦創業中的一個問題。最大的問題還是要杜絕各種浪費,提高勞動生產率,減少不合社會需要的產品和不合質量要求的廢品,降低各種成本,提高資金利用率。要使大家懂得,我們的資金來之不易,我們生產出來的東西來之不易,任何浪費都是犯罪。生產有了發展,還要照顧到以后的發展,要搞基本建設,要實現國民經濟的綜合平衡,補償多年來的欠帳。比如,我們的城市需要建設,搞下水道、房屋、交通,辦學校。我們的教師、科學工作者的生活有許多困難迫切需要解決;只有幾十塊錢收入的知識分子,很多很得力的人,能夠有稍微好點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就可以為國家和人民解決好多的問題,創造大量的財富。如此等等。所以無論是在生產建設以前,生產建設過程中間,還是在生產建設得到了產品以后,都不允許有絲毫的大手大腳。去年增產節約有了很大成績,這很好,但是浪費還是不少。這方面的責任主要在干部,包括剛才說的濫發獎金在內。前不久,國務院有關部門擬定了一個關于獎金問題的新章程,正式下達以后,要嚴格按照章程辦事。現在這樣各行其是不行,這樣干,四個現代化就沒有希望。

    第四,要有一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具有專業知識和能力的干部隊伍。

    我們要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實現四個現代化,理所當然的,我們的干部隊伍一定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要有馬列主義的基本觀點,要遵守黨的紀律和國家的紀律。應該說,我們黨內、國內本來就有一些非社會主義思想,由于林彪、“四人幫”十年橫行和其他種種原因,加上我們同資本主義國家存在著外交關系、外貿關系,并且還在發展這些方面的關系,所以,資產階級思想影響的滲透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有必要反復強調,我們的干部隊伍,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今天重申這一點,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絕不允許把我們學習資本主義社會的某些技術和某些管理的經驗,變成了崇拜資本主義外國,受資本主義腐蝕,喪失社會主義中國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最近有一位華裔學者說,希望中國無論如何不要走臺灣的道路,不要象臺灣那樣搞現代化,那里的經濟實際上是美國控制的經濟。我們選拔干部,必須要注意了解他是不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不符合這個條件的干部,要加強教育,必要時要調動。我們一定要在全黨和全國范圍內有領導、有計劃地大力提倡社會主義道德風尚,熱愛社會主義祖國,提高民族自尊心,還要進行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反對資本主義腐蝕的革命品質教育。現在有一部分青年有忽視政治的傾向,全黨必須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一定要分析原因,找出辦法,認真有效地加以解決。

    但是,只靠堅持社會主義道路,沒有真才實學,還是不能實現四個現代化。無論在什么崗位上,都要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和專業能力,沒有的要學,有的要繼續學,實在不能學、不愿學的要調整。我們要按照專業的要求組織整個領導班子,充分發揮專業人才的作用,并且領導廣大群眾,按照專業的要求,去學習和工作。

    這里要說一說紅與專的關系。專并不等于紅,但是紅一定要專。不管你搞哪一行,你不專,你不懂,你去瞎指揮,損害了人民的利益,耽誤了生產建設的發展,就談不上是紅。不夠決這個問題,不可能實現四個現代化。現在國際國內普遍都感覺到我們人浮于事,官僚主義,辦事拖拉,到處靠開會畫圈過日子,許多問題一個電話就可以解決的,拖到半年解決不了。這樣還搞什么四個現代化!所以好多外國人說,中國這祥搞四個現代化沒有希望。國內的人民也有這個議論。這是真的,不是假的。辦法是什么?就是要改變干部缺少專業知識、專業能力的狀態。現在我們的干部是不是多?象我們這么大的國家,各行各業,一千八百萬干部,就絕對數字來說,并不算多。問題是干部構成不合理,缺乏專業知識、專業能力的干部太多,具有專業知識、專業能力的干部太少。比如現在我們能擔任司法工作的干部,包括法官、律師、審判官、檢察官、專業警察,起碼缺一百萬。可以當律師的、當法官的,學過法律、懂得法律,而且執法公正、品德合格的專業干部很少。又如我們的教師,合格的大中小學教師,全國如果增加二百萬、三百萬,不算多。我們的學生,中小學生多;大學生很少,在校的不過一百萬。拿美國來說,在校大學生一千萬,它是二億二千萬人口,二十二個人中就有一個。如果我們有二百萬到三百萬在校大學生,我們培養的專門人才就會比較多。這就要求增加辦學校的人才,增加教師。我們中小學教師也不夠,很多教師負擔太重,影響到教學水平。我們也需要大量的、合格的學校管理人員,這也是專業人員。比如學校黨委的領導同志,應不應該是個專業人員呢?應該是。他可以不是教學人員,但至少應該是懂得教育的有管理學校專長的專業人員,會管某一類學校。總之,目前重要的問題并不是干部太多,而是不對路,懂得各行各業的專業的人太少。辦法就是學。一個是辦學校、辦訓練班進行教學,一個是自學。要下苦功夫學。在哪一行的,不管年齡多大,必須力求使自己學會本行。學不會的或者不愿學的,只能調整,沒有別的辦法,你耽誤事業嘛。今后的干部選擇,特別要重視專業知識。我們長期都沒有重視,現在再不特別重視,就不可能進行現代化建設。沒有專業知識,又不認真學習,盡管你抱了很大的熱心建設社會主義,結果做不出應有的貢獻,起不到應有的作用,甚至還起相反的作用。現在的事情與過去不同了。過去我們相當一個時期常搬戰爭年代軍隊的經驗。其實我們真正好好研究一下戰爭年代軍隊的經驗,還是紅與專的統一。在座的好多戰爭年代參加革命的同志,哪一個不專于軍事?你不懂打仗就不行。當然,打仗有多種手段,包括后勤,搞后勤也是為了打仗。那個時候,紅與專是統一的,也比較容易統一。現在就不同了,搞建設,行業非常多,每一項都需要有專門知識,還要不斷增加新知識。就是現在的軍隊也不同了。過去的軍隊是小米加步槍,懂得射擊、刺殺、扔手榴彈就可以上陣了。現在海軍就得有海軍的專業知識,空軍就得有空軍的專業知識。參謀業務也同那個時候不同,知識面要寬得多。現在軍隊沿用過去的經驗是不行的,而這正是我們要努力解決的問題。至于搞經濟建設、搞教育、搞科學、搞政法等等,應該說,我們的專業人才太缺乏了。所以,我們需要建立一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具有專業知識和能力的干部隊伍,而且是一支宏大的隊伍。

    我們需要有越來越多的專門人才,但是,是不是說,我們現在就沒有人才呢?不是,是我們的各級黨委,特別是一些老同志,在這方面注意不夠,沒有去有意識地發現、選拔、培養、幫助一批專業的人才。前幾天,在廣州開了個粒子物理理論討論會,有個消息很值得高興,我們的粒子物理理論的水平,大體上接近國際先進水平。就是說,我們已經有相當先進的水平,而且有一批由我國自己培養出來的取得了成就的年輕人,只是人數比一些先進國家少得多。這就說明,我們并不是沒有人。好多人才沒有被發現,他們的工作條件太差,待遇太低,他們的作用不能充分地發揮出來。我們一些老同志要有這樣的覺悟,不要看不起年輕人,總覺得年輕人不如我們行。其實,我們過去干工作多大歲數?還不是二十幾歲就做大工作了。現在的人就比我們蠢一些呀?我看還是要開明一點,要從大局著眼,要從我們事業的前途著眼。有能干的人,我們要積極地去發現,發現了就認真幫。我們要逐漸做到,包括各級黨委在內,各級業務機構,都要由有專業知識的人來擔任領導。現在特別要注意從四十歲左右的人中間選拔。四十歲左右是一個什么含義?大體上是五十年代進大學的人。建國三十年了,如果說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六年畢業,那個時候是二十五歲左右,現在就是四十歲左右到四十五歲左右。當然,選拔干部也要包括五十歲內外的。這批人是我們的重要財富。在座的恐怕這樣年齡的不算多,這是一忡很遺憾的事情。如果有一天在座聽報告的同志中,四十歲左右的占了主導地位,那是我們的事業興旺發達的標志。我們不能夠用我們還可以馬馬虎虎過得去來安慰自己。我們要看到我們事業的前途。我們的人才本來就少,決不能再浪費人才,我們經不起這個浪費。老同志的最主要的任務,第一位的任務,是提拔年紀比較輕的干部。別的事情搞差一點,這件事情搞好了,我們見馬克思還可以交得了帳,否則是交不了帳的。

    第三部分,講講堅持黨的領導,改善黨的領導。

    上面說的八十年代的三件大事和四個前提,任務都是很繁重的。但是,我認為,只要堅持并且改善黨的領導,由此帶動其他工作,我們的任務就能夠完成。我們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就是堅持社會主義,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堅持黨的領導,這四個堅持的核心,是堅持黨的領導。我們這個黨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黨,是領導社會主義事業、領導無產階級專政的核心力量,是無產階級的、有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覺悟的、有革命紀律的先進隊伍。我們黨同廣大群眾的聯系,對中國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是六十年的斗爭歷史形成的。黨離不開人民,人民也離不開黨,這不是任何力量所能夠改變的。確實,在這個問題上,現在也很有些思想混亂。有些青年,迷信資本主義社會的所謂民主。一九五七年就有個“輪流坐莊”的說法,現在那些所謂“民主派”,“西單墻”那批人,也在做這個文章。所以,現在要把這個問題講清楚。從根本上說,沒有黨的領導,就沒有現代中國的一切。當然也就沒有剛才我們說的三件大事和四個前提。沒有黨的領導,就沒有一條正確的政治路線;沒有黨的領導,就沒有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沒有黨的領導,艱苦創業的精神就提倡不起來;沒有黨的領導,真正又紅又專、特別是有專業知識和專業能力的隊伍也建立不起來。這樣,社會主義四個現代化建設、祖國的統一、反霸權主義的斗爭,也就沒有一個力量能夠領導進行。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客觀事實。那些對此暫時抱有某些懷疑態度的純潔的青年,只要多經歷一些時間,最后還是會同意這一點的。

    可以回顧一下我們走過的道路。中國革命,沒有中國共產黨,能夠成功嗎?不可能的。不要小視我們的黨。最近我看到一個材料,黨的“四大”,代表九百多個黨員,就那么九百多人的一個黨,實現了國共合作,推進了北伐戰爭。以后革命失敗了,只有我們的黨才能夠經得住十年的血腥恐怖,百萬大軍的“圍剿”,二萬五千里的長征。因為有黨的領導,中國人民經過千難萬苦的奮斗,終于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黨也犯過嚴重錯誤,但是錯誤總還是由我們黨自己糾正的,不是別的力量來糾正的。就是粉碎“四人幫”,也是由我們黨代表人民的利益和要求來實現的。中國一向被稱為一盤散沙,但是自從我們黨成為執政黨,成為全國團結的核心力量,四分五裂、各霸一方的局面就結束了。只要我們黨的領導是正確的,那就不僅能夠把全黨的力量,而且能夠把全國人民的力量集合起來,干出轟轟烈烈的事業。資本主義國家的多黨制有什么好處?那種多黨制是資產階級互相傾軋的競爭狀態所決定的,它們誰也不代表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在資本主義國家,人們沒有也不可能有共同的理想,許多人就沒有理想。這種狀況是它們的弱點而不是強點,這使它們每個國家的力量不可能完全集中起來,很大一部分力量互相牽制和抵消。我們國家也是多黨,但是,中國的其他黨,是在承認共產黨領導這個前提下面,服務于社會主義事業的。我們全國人民有共同的根本利益和崇高理想,即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并在最后實現共產主義,所以我們能夠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團結一致。我們黨同其他幾個黨長期共存,互相監督,這個方針要堅持下來。但是,中國由共產黨領導,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由共產黨領導,這個原則是不能動搖的;動搖了中國就要倒退到分裂和混亂,就不可能實現現代化。

    另一方面要看到,為了堅持黨的領導,必須努力改善黨的領導。林彪、“四人幫”對我們黨損害極大。現在應該說,我們黨在人民當中的威信不如過去了。過去,我們克服困難,黨的一個號召,黨中央的一句話,全國照辦,非常頂事。一九五九年、一九六○年、一九六一年那樣的嚴重困難,在黨的統一領導下面,很快就克服了。那是很值得回憶的。兩千多萬職工下放,走群眾路線,講清楚道理,大家并不埋怨。現在就不那么容易了。為什么呢?林彪、“四人幫”橫行時期,踢開黨委鬧“革命”,黨被打亂了,“四人幫”實行的是幫領導、幫統治。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迫切問題,是要恢復黨的戰斗力。黨應該是一個戰斗的隊伍,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應該是統一的、有高度覺悟的、有紀律的隊伍。只有恢復到這種狀態,黨才能有戰斗力。

    這里有幾個問題。首先,我們的黨員現在有一部分不合格。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入黨的新黨員中,有一些因為一直沒有受到黨的教育,不能成為群眾的模范,不合格。我們有些老黨員長時期很合格,現在也不能成為群眾的模范,不那么合格了。我們提倡黨性,反對派性。有些人就是死抱著那個派。派性高于黨性的大有人在,包括我們某些老黨員在內。這還怎么合格?過去我們黨的威力為什么那么大?打仗的時候我們總是說,一個連隊有百分之三十的黨員,這個連隊一定好,戰斗力強。為什么?就是黨員打仗沖鋒在前,退卻在后,生活上吃苦在先,享受在后。這樣他們就成了群眾的模范,群眾的核心。就是這么個簡單的道理。那個時候當個共產黨員不容易。當個共產黨的干部,比如當個連長、當個排長,行軍時候一個人要背兩三支長槍。現在有些共產黨員不同了,他們入黨是為了享受在先,吃苦在后。我們反對特殊化,其實就是反對一部分共產黨員、一部分黨員干部特殊化。所以現在我們提出,我們這個黨要恢復優良的傳統和作風,有一個黨員要合格的問題。合不合乎黨員的資格,合不合乎黨員的條件,這個問題不只是提到新黨員面前,也提到一部分老黨員面前了。所以,我們黨確實存在一個整頓的問題。現在,我們的黨員有了三千八百萬。如果這三千八百萬都合格,那將是一支多么偉大的力量!問題是有一部分黨員不合格,要在教育的基礎上進行整頓。中央正在考慮修改黨章。“九大”、“十大”搞的黨章,實際上不大象黨章,黨員有些什么權利和義務,究竟怎么樣才算個共產黨員,不合條件怎么辦,都沒有規定好,需要修改。對黨員的要求一定要嚴格。我們需要通過討論黨章草案,對全黨進行教育,然后在“十二大”正式通過黨章。

    我們要改善黨的領導,除了改善黨的組織狀況以外,還要改善黨的領導工作狀況,改善黨的領導制度。這是個復雜的問題。大家知道,剛進城的時候,毛澤東同志就講過,我們過去熟悉的東西快要閑起來了,現在面臨的是我們不熟悉的東西。由于很長時間沒有認真解決,現在這個問題更迫切更嚴重了。現在領導一個地區、一個部門,領導一個工廠、一個學校、一支部隊,工作都比過去復雜多了,困難多了。比如經濟工作,我們當然總還是做了不少好事,但是,我們真正有系統地學會了有計劃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經濟沒有呢?在全國范圍內有計劃地建設社會主義經濟,這和解放區的經濟工作很不同。現在的經濟工作,問題比五十年代又復雜得多。條件不同,面臨的任務也不同。現在科學技術發展了,國際交流發展了,我們的經濟一定要在國際上有競爭力,要拿國際水平的尺度來衡量一下。在不斷出現的新問題面前,我們黨總是要學,我們共產黨人總是要學,我們中國人民總是要學。誰也不能安于落后,落后就不能生存。但是共產黨員中具有專業知識的人究竟有多少?特別是我們的領導干部中具有專業知識的有多少?目前的狀況不改變行嗎?當然,黨員就是具有了專業知識,黨也不能夠代替一切,包辦一切,現在尤其不能這樣。黨應該居于領導的地位,但是,上面說的這些問題必須認真研究解決。我想,我們黨的下次代表大會必須著重地研究這些問題,現在就要做準備,大家來討論,要系統地、切實地解決這些問題。

    關于改善黨的領導,現在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比如,我們歷來說,工廠要實行黨委領導下的廠長負責制;軍隊是黨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學校是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如果今后繼續實行這個制度,那末,工廠的車間是否也要由黨總支領導?班組里邊是否也要由黨支部或者黨小組領導?同樣,大學的系是否也要由黨總支領導?這樣是不是有利于工廠和大學的工作?能不能體現黨的領導作用?如果這個問題解決得不好,可能損害黨的領導,削弱黨的領導,而不是加強黨的領導。共產黨實現領導應該通過什么手段?是用這種組織形式,還是用別的辦法,比如共產黨員的模范作用,包括努力學習專業知識,成為各種專業的內行,并且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比一般人負擔更多的工作。一個工廠的黨委,總必須保證在產品的數量、質量和成本方面完成計劃;保證技術先進、管理先進、管理民主;保證所有管理人員有職有權,能夠有效率、有紀律地工作;保證全體職工享受民主權利和合理的勞動條件、生活條件、學習條件;保證能夠培養、選拔和選舉優秀人才,不管是黨員非黨員,凡是能干的人就要使他們能充分發揮作用。如果能夠保證這些,就是黨的領導有效,黨的領導得力。這比東一件事情、西一件事情到處干預好得多,黨的威信自然就會提高。

    總之,怎樣改善黨的領導,這個重大問題擺在我們的面前。不好好研究這個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堅持不了黨的領導,提高不了黨的威信。

    為了堅持和改善黨的領導,必須加強黨的紀律。文化大革命期間,黨的紀律廢弛了,至今還沒有完全恢復,這也是黨不能發揮應有作用的一個重要原因。由于紀律相當廢弛,許多黨員可以自行其是,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黨的決定,黨規定的任務,可以不執行或不完全執行。一個黨如果允許它的黨員完全按個人的意愿自由發表言論,自由行動,這個黨當然就不可能有統一的意志,不可能有戰斗力,黨的任務就不可能順利實現。所以,要堅持和改善黨的領導,必須嚴格地維護黨的紀律,極大地加強紀律性。個人必須服從組織,少數必須服從多數,下級必須服從上級,全黨必須服從中央。必須嚴格執行這幾條。否則,形成不了一個戰斗的集體,也就沒有資格當先鋒隊。

    這里我要說,這幾條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全黨服從中央。中央犯過錯誤,這早已由中央自己糾正了,任何人都不允許以此為借口來抵制中央的領導。只有全黨嚴格服從中央,黨才能夠領導全體黨員和全國人民為實現現代化的偉大任務而戰斗。任何人如果嚴重破壞這一條,各級黨組織和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就必須對他嚴格執行紀律處分,因為這是黨的最高利益所在,也是全國人民的最高利益所在。我們要堅決發揚黨的民主,保障黨的民主。黨員對于黨的決定有意見,可以通過組織發表,可以保留自已的意見,可以通過組織也可以直接向中央提出自己的意見。從中央起,各級黨組織都要認真考慮這些意見。但是,中央決定了的東西,黨的組織決定了的東西,在沒有改變以前,必須服從,必須按照黨的決定發表意見,不允許對黨中央的路線、方針、政策任意散布不信任、不滿和反對的意見。黨報黨刊一定要無條件地宣傳黨的主張。對黨的工作中的缺點和錯誤,黨員當然有權利進行批評,但是這種批評應該是建設性的批評,應該提出積極的改進意見。現在不是講什么這樣那樣的問題可以討論嗎?可以討論,但是,在什么范圍討論,用什么形式討論,要合乎黨的原則,遵守黨的決定。否則,如果人人自行其是,不在行動上執行中央的方針政策和決定,黨就要渙散,就不可能統一,不可能有戰斗力。因此,必須堅決肅清由“四人幫”帶到黨內來的無政府主義思潮以及在黨內新出現的形形色色的資產階級自由主義思潮。只有堅決保證黨的統一和戰斗力,才能完成我們今天所提出的各項任務。

    上面所說的幾件大事,幾個必須實行的原則,歸根到底,是說要有一個好的黨來領導。我們歷來說,中國共產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黨。由于歷史上的曲折,產生了一些差距。但是經過三年來的奮斗,這些差距已經基本上消除了,或者正在努力消除。我們在今后的工作中將力求做得比較正確,或者說力求少犯錯誤,避免大的曲折,大的錯誤,有了錯誤盡快糾正。我完全相信,我們黨,我們黨的中央,一定能夠做到這一步,我們是充滿信心的。中國現代化建設需要我們的黨,中國在國際反霸權主義斗爭和爭取人類進步事業中的重要地位,需要我們黨。我們一定要堅持黨的領導,改善黨的領導,加強黨的紀律和戰斗力,使我們能夠勝任對于整個國家和各族人民的巨大領導責任。


 
四川省遠程教育 瀘定中學拾夢文學社

Copyright(C) 2001--2008 www.getyourexti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四川省瀘定中學
備案號:蜀ICP備05005435號   制作維護:四川省瀘定中學高中部網管中心(0836-3126300)
Email: scldzx@163.com  聯系電話(傳真):0836-3126298(行政辦公室)
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free性欧美婬妇,Free Chinese Gay XXX,vyouijzzz mobile free,日本一级特黄大片免色